中柱而出

    我现在的心情,就像中国对巴西打正式比赛,中国队一不小心在第10分钟进了一个球,1:0领先,现在正处于第12分钟,刚才一分钟,巴西一球打中横梁,中国大难不死。

    ————–酸酸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自从辅导员昨天早上宣布工学研究生的下学期很可能搬鼓楼以后,我和舍友YY的兴致很高。在浦口呆了5年,谁不想回到鼓楼的怀抱,彻彻底底当一回南大人,而不是在PKU继续沉沦。一周三趟的公交车江南江北,荒凉的高新区,拥堵的大桥,空旷的浦口,这些都没问题,我们可以好好的远离城市的喧嚣,浑浊的空气,浮躁的气氛。但这一切,加上一个限定词:5年,剩下的只有绝望。但当机缘巧合给了我们逃离的机会的时候,没有人相信这命运的转机,反而非常担心害怕这即将得到的美好的幻灭。

    ————-叙事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  晚上小老板来机房问我情况,也是机缘巧合,一个师弟突然问我是不是下学期要搬去鼓楼。唉,早不说晚不说,为啥现在问。。。。还好没被吓傻,很装蒜的问:“谁说的?我怎么就不知道呢?”然后哼哼哈哈的含糊过去了。小老板也说,这怎么可能呢。吓得我一身冷汗。要是让他知道,肯定会阻挠此事,煮熟的鸭子飞了不说,一切的计划泡汤也不说,就怕对不起LP空欢喜一场了。算是中柱而出吧。

    ————-事件回放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由于南大决策失误,原本计划今年搬迁仙林的计划搁浅,而浦口的金陵学院却按原计划扩招,结果下学期浦口住宿异常紧张,部分院系提早搬迁鼓楼,出现了史上罕见的“把学生从新校区往老校区赶的场面”。由于软院研二的工学没有课,也被列入了搬迁鼓楼的计划,腾出20人的空间。此事目前已得到校长助理同意,但还为最后拍板。持续高度关注事态进展中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