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书新读——《枪炮、病菌与钢铁》

这是一本近乎20年前出版的书(市面上已经有20年纪念版),1998年获普利策奖。手上这本应该是流传最广的版本(见题图),于2008年购得。之后曾来魔都实习,于百本书中挑选了这一本,可惜未读完。最近重新捧起,连小白都不禁问:“这本书你还没看完啊?”

 

一个问题概括这本书:为什么是欧亚大陆的文明最后统治了世界,而不是最早走出现代人类的非洲文明,也不是新大陆文明,更不是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的土著(连文明都算不上)。

 

一个词概括这本书:地理决定论。

 

一个字:命。这也是这本书的副标题——人类社会的命运。

 

欧亚大陆有几大优势,首先是先发优势。人类大约在冰期才到了美洲大陆,大概距今1.3万年。不过这个优势并没有多少,因为那会儿欧亚大陆的人类也没发展出什么,基本都是过着狩猎的群体而已。没有农业,没有畜牧业,有上顿没下顿。

 

第二则是物种优势。欧亚大陆可以驯化的动植物远远多于新大陆。比如新月沃地(地中海东岸地区)驯化的小麦、大麦以及中国驯化的水稻、大豆。相比之下新大陆只有玉米和马铃薯。更关键的差距在于动物,特别是大型哺乳动物。欧亚大陆人驯化了马、牛,前者建立了强大的军事优势以及通信优势,而后者在农业上使得深耕和开辟更多的耕种面积成为了可能。相比之下美洲只有羊驼,显然这家伙帮不上多少忙。有的看法认为,美洲人自己把驯化的计划断送了——他们在刚登陆美洲的时候灭绝了这块大陆上大量的大型哺乳动物——欧亚大陆的人有多年捕杀大型哺乳动物的经验,同样欧亚大陆上的动物们等级也很高;而人类到新大陆上就是虐菜了,自然新大陆的动物们遭到了灭顶之灾。

 

第三,几乎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传播优势。从地图上可以看出来,欧亚大陆两头窄,中间宽,东西长,南北短。物种东西向传播没有太多的阻力,因为相同纬度的温度、光照差别不是很大,非常有利于物种的交流。相反,美洲大陆是南北长,东西窄;更要命的是,中间还在中美洲地峡处收窄了,要翻越高山沙漠才能互通。物种南北交流也非常困难,气候差别很大。一个物种在欧亚大陆驯化了,很快就可以传播到整个大陆适宜的地方;而相同的事在新大陆上要花上几倍的时间。

 

第四,人口密度。确切的说是人口聚集。印第安人的最大谋杀者不是欧洲人的枪炮,而是他们带来的病菌,例如天花。这些病菌起源于人和驯养动物的杂居,但推手则是人口的大量聚集。事实上在征服新大陆之前,欧洲差点被黑死病(腺鼠疫)击垮。更不用说天花。在一次次的瘟疫过后,幸存的人们普遍带有了多种传染病的抗体,而上万年前分家的美洲人一下子无法面对如此多的病菌,95%的人口被杀死。

 

美洲大陆事实上并不小,达到了欧亚大陆76%的面积,本可一战。两个大陆的文明在1492年的地理大发现之后的碰撞,最后以欧亚文明彻底胜出而告终。“地理决定论”虽然有“马后炮”之嫌,不过算是目前看来最靠谱的解释(相比于“人种论”、“宗教论”)。

 

谁也没比谁强到哪里去,不是因为你的皮肤,也不是因为你信的上帝,仅仅是运气好投胎到这块地上了。

此条目发表在 读书笔记/书评 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